矢吹綾

Happy Halloween 👻👻🦇

妹子第一次寫快新的文,有什麼不好請多多包容!!
雖然內容不多,但希望各位開心食用~~^_^~~
-----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

  黑衣人事件完結後,柯南回復新一的身份,憑著他冰雪聰明的頭腦及精湛的推理過程,破了不少的大案件,成為了人人皆知的名偵探,每一天過著忙碌的生活。

  那一天,他收到了一張預告卡片,一張由怪盜基德所寫的,內容是:"我會在明天的23時偷去你身上的一樣貴重東西。基德" 新一左思右想都想不出自己有什麼貴重的物品,不會只是個惡作劇吧…誰那麼無聊,畢竟還有其他案件需要調查,所以他沒有把這件事放上心。

  時光飛逝,距離基德的預告時間前半小時,新一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回到家便躺下了床上,解開脖子上的紅色領帶及襯衫上的鈕扣,奔波了一整天身上都散發著汗水的臭味,而且讓身體變得不舒服。

‘稍微沖洗身體便睡吧’ 新一從床上坐起,動身往浴室的方向走去,完全忘記了基德的預告。

  在預告時間前五分鐘,新一從浴室步出來,沖洗後的身體變得溫暖,白哲的肌膚顯得稍微粉色,頭上頂著毛巾,雙手用毛巾拭乾髮上掛著的水點,水珠從髮尖一滴滴落下,上半身是赤裸的,而下半身穿著睡褲。

  此時,房間的燈突然關了,只剩下高掛在夜空中皎潔明月的光線,從窗戶外透射到房內。

‘名偵探桑……’ 那熟悉的聲音,好像自己已遺忘了很久的時間但卻想不起是誰。

‘誰人!’

‘ 你不是名偵探嗎?那便猜猜我是誰吧’

  新一的視線突然被遮蓋了,同時身後也感覺到有人的氣息,他移開了遮蓋自己視線的手,回首轉身往後,驚訝得睜大了雙目,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。

‘基德……’

  ‘ bingo~’從光線的透射可看見基德的容貌,投出一個溫柔的笑容。

‘你為什麼在這裏!’

‘你忘了嗎?我的預告’

’預告?’新一的頭上掛著問號

‘看來真的是忘了’ 基德嘆了一口氣。

‘ 沒關係,很快讓你想起,新一……’

  基德抬起了新一的下巴吻了下去, 害得驚訝的新一直接當機了,毫無反應。基德的舌頭慢慢伸進了新一的口腔中,彼此覆疊,基德順勢把新一弄倒在床上。

‘基德……快停……’新一好不容易擠出說話的時間。

  新一跟基德對上了眼,從眼裡可看見他強烈的佔有慾,彷如狩獵者看上了自己的獵物一樣,誰也不能阻止他。忽然基德在新一的脖子上輕咬了口,好像做了個屬於他的標記。

‘叫我快斗,這是我的真名’

‘快斗……’

‘ 叫得好,你貴重的第一次我拿走了……’快斗微冰的唇再一次覆上新一微熱的唇上,整個房間充滿著粉色的氣氛。

陽的生日

此乃新陽篇,雖然有點冷門,但希望大家喜歡≧﹏≦

那,進入正題吧~

  在天朗氣清的早上,陽躺著沙發上閱讀時裝雜誌,雜誌內的模特兒都穿著這夏季最潮流的服飾,勾起了陽購買的意欲。另一方面躺在花園睡著的新,身上好像帶著雷達般感應到神秘的電波,懶洋洋的坐了起來。

新:陽

  陽聽到了新在叫自己,放下了手上的時裝雜誌,從沙發上走就到了新的身旁坐下。

陽:什麼?
新:我們到購物中心吧
陽:吓, 真少有,你竟然會自行提出到外面去
新:陽不想到外面去?
陽:誒,不是……
新:那走吧

  他們乘車到附近的購物中心,新拉著陽的手走到男裝部那邊。

陽:新,你有想買的衣服?
新:不,是買給你的
陽:買給我?
新:雜誌上那套服裝很適合你
陽:你怎……
新:而且今天是你的生日
陽:(有點驚訝)謝謝你
新:加上……
陽:?
新:我也想跟你有一套情侶裝
陽:////吓!誰要跟你有情侶裝
新:你說,這顏色適合我嗎?
陽:別無視我!
新:噗(微笑)
陽:(拉著新的手)最新的服裝在那邊////

信件

*內容太多是信件中句子,看似很大篇章,其實不大的
*隼,郁會出現
*妹子第一次寫那麼多字數的文章,內容可能有點亂,希望各位見諒
*文章大網是《櫻花,櫻花,我想你》這首歌作藍本,妹子偶然聽到這首歌便作下此文
*CP是陽夜 (我們立刻開始吧!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 

  今天,陽如常地來到夜房間的門前,扭動門把打開房門,陽驚訝。房裡空無一物,書桌上夜喜愛的書本、掛在牆上的衣物都不見,陽快步入房間環顧四周,床櫃上放著兩人合照的相框也不見了,整齊的床舖上放著一封信件,信的封面寫上給陽的字句,陽馬上知道這是夜的字體,慌張的拿起信件,打開信封。

“陽,抱歉,我果然不適合當偶像,請原諒我不辭而別這任性的行為。”  

  夜在離開前那一晚,坐在房間的書桌前執起筆寫下信,想起自己快將離開陽,眼淚便如瀑布般湧出眼眶,一滴滴落在信紙上,紙的表面印下一點點的淚珠。夜用手摀著嘴巴,不讓哭泣聲洩出,不想讓隔壁正睡著的陽聽見。夜放下手上的筆,拭去眼眶滑下的眼淚,再次執起筆,繼續寫下去。  

  陽看到信上字的顏色有深的、有淺的,估計是夜落下的淚水造成,陽的眼睛移往下一行句子繼續閱讀。

“陽,我離開後別掛念我了,我希望你能找個還比我好的戀人,我不想因我的存在而束縛了你。一直以來謝謝你這麼愛我,春天與我賞櫻花;夏天一同祭典;秋天跟我觀星;冬天聚在一起互相取暖…這一切我也不會忘記,可是今後我再也不能待在你的身邊……”  

  夜放下筆,拿起陽在自己生日時送給的那本橘紅色封面、多麼珍惜的小說,夜輕撫摸書的封面,回想起書中內容,故事中的情侶也好像自己和陽一樣是青梅竹馬,不論上學還是放學回家總在一起。夜的腦海裡便泛起兩人小時候的情景,開學日在滿佈櫻花樹下的道路上行走,看著櫻花飄落的景色多麼的夢幻;在屋頂上看日出、日落的景象;流星劃過時一同合上手許願…剛停下的淚水再次滑下來,淚珠一行行的滑過臉頰到下額,落在書面上。

陽:夜這蠢材……這算是什麼……  

  陽的背靠在牆壁慢慢滑下坐在地上,手握成拳頭,用力地打在地板上,緊握的手放鬆了,手抬著額頭苦笑。

“自出生已來我們便在一起,從小到現在陽都好像騎士一樣保護我,對我無比細心,仿如微風般環繞我左右,給我勇氣唱歌,我…喜愛陽的歌聲,聽著陽的歌聲、待在陽的身邊,對我來說是最幸褔的事。不過,我今後不能聽了,因為陽的歌聲已不是唱給我聽了。能與陽相遇,實在太好了……”

陽:不論現在還是將來,我的歌聲只唱給夜,你一個聽… 這是不會變的…

“再見吧,陽。我心中的太陽……夜上”  

  信上的最後一句陽都閱讀完了,手緊緊地緊握著信紙,手摀蓋雙目,從指間的縫看到陽的淚水緩緩地滑下……  

  夜放下手上的筆,把信紙摺上放入信封內再放於床上,背起行李袋走出房間,步入陽的房裡,在座桌燈的照明下看到陽赤著上半身睡在床上,夜走近陽的床邊俯下身,輕吻陽那橘紅色的髮上便轉身離開,走到大門時隼已在等候。

隼:真的要離開?
夜:嗯
隼:不後悔嗎?
夜:不後悔

  夜伸手推開大門離開月之寮,在沒有星宿的天空下獨自離去……

  陽的淚水一行行滑下,停不下來。這時,郁敲了門步入房裡,打算找夜請教布甸的做法,可是看到的是陽獨自坐在角落,房裡沒有夜的物品,郁呆了呆退後數步跑到大廳找隼。隼向大家解釋事件後,月之寮數天都充斥著沉重的氣氛,Procellarum由6人變成了5人的組合,夜退團的事也對外公開了。在夜離開那天後,陽關了在房間,整個人變得憔悴,不過最終陽接受了,用了半年的時間接受……就這樣了過了5年的時間。

  今天,陽來到了京都的一個公園拍攝模特兒雜誌的封面。在休息時,陽到處逛逛,在踏入9月的季節裡,綠葉變作秋葉,在風的吹拂下秋葉飄在陽的臉前,陽伸手捉著飄下的秋葉。突然他聽見一把歌聲、既熟悉又溫柔的歌聲。

秋空ただよう,乾いた匂いに,どこか懐かしさ馳せて

  陽隨著歌聲的方向跑去,他看到不少的小孩圍著一人在聽歌,他再往前走了數步,看到那熟悉的身影,那熟悉的臉孔,那人與陽對上了視線,他停下了歌唱,微笑了……這時,陽感覺到臉上有些東西在流動,他伸手拭去臉上的東西,是淚水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
很累呀!!(累躺在地上……)

希望大家喜歡吧

下雨天

  窗外下著滂沱大雨,雨點滴滴答答地打在葉子上,黏黏濕濕的感覺讓人渾身都不舒服。

夜:唉……

  剛進入廚房的陽聽到夜的嘆息聲,從後而抱著夜,頭埋在夜的脖子間。

陽:夜~
夜:陽!你什麼時候來的?

  夜關掉爐頭,盛出一碗麵豉湯遞給陽。

陽:在你專心烹煮麵豉湯嘆息時。為什麼在嘆息?

  陽放開了抱著夜的手,接過夜手上的麵豉湯喝下一口,麵豉湯的味道徘徊在口中,是那熟悉的味道,“果然夜烹煮的麵豉湯是最好的…”陽想著。

夜:其實我打算到書店購買新書,可是外面下著大雨
陽:原來如此

  陽放下喝乾麵豉湯的碗,捉著夜的手走到自己的房間去,從袋子裡裏遞出一本書,交到夜的手上。

陽:是否這本書?
夜:嗯!是呀!可是陽你怎知……
陽:我可是你的青梅竹馬戀人,關於你的事我全都知道
夜:陽…

  夜把書擁入懷裏、緊抱著,彷似感覺到陽的太陽般溫暖,陽輕撫夜的髮,撩起夜的瀏海,手輕放在臉頰上。

陽:一起看吧
夜:嗯

  兩人坐在床上靜默地看閱書本,細味書中的內容,陽的頭靠在夜的肩膀上,不久後便睡著了。

夜:陽真是…

  夜抬起頭時,窗外的雨開始漸細,陽光的光線從雲層間透射出來,天氣變好了,光線照射到陽那耀眼的橘紅色的髮上,夜合上手上的書,輕撫陽的髮,輕聲說了句。

夜:陽,謝謝你……

陽夜的日常4

  今天,夜收到葵給他的蛋糕試食卷,便邀約陽一同前往,他們戴上眼鏡及口罩偽裝好了就外出。到達蛋糕店後環顧四周,店內的客人大多是女生,只有數個男生,夜的心內泛起了種尷尬的感覺。
  在侍應小姐的帶領下,他們坐在店裡較隱蔽的座位,夜遞出蛋糕卷,陽也下單了一杯Cappuccino,等了一會後,侍應小姐遞上拉出心型的Cappuccino及表面滿是忌廉,還放了一顆極大的草莓的草莓蛋糕,散發著濃郁的新鮮草莓的香氣,夜頓時雙目發亮。

夜:我不客氣了~

  夜拿起手旁的銀叉,用叉側切了一小口蛋糕放入口中,口內徘徊著甜而不膩的忌廉甜味,蛋糕的夾心是一層草莓果醬,酸酸甜甜的味道讓人特別開胃。夜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吃著,喝著Cappuccino的陽目不轉睛地看著夜,心想:實在太可愛了吧…
  這時,陽發現夜的嘴角沾了些白色的忌廉,陽的嘴角揚起了,他放下咖啡杯,拿起餐牌。

陽:夜~
夜:什麼?

  突然,陽的臉放大了,夜那灰藍色的瞳孔對上了陽紫水晶的瞳孔,陽用餐牌遮擋兩人的臉,伸出他的舌頭舔了舔夜嘴角那可口的忌廉,便放下餐牌。

陽:嗯,味道的確不錯

  夜呆了一頓,臉慢慢覆蓋上一層嫣紅,手擦去那被舔的地方。

夜:你,你在做什麼?陽!這可是外面//
陽:我看到你嘴角沾了忌廉,所以替你舔掉,而且有餐牌遮擋
夜:可是!
陽:沒事的

  陽的視線斜視到有一侍應小姐在看著他們,頭便轉過去,閉上了一隻眼,將食指抵在唇上,向侍應小姐投以微笑,侍應小姐臉紅地點了點頭便走了。

夜:陽?
陽:什麼?~

陽夜的日常3

  今天,陽起床時感到渾身無力,頭有點重,在梳洗時於鏡裡的自己臉泛著淡淡的紅暈,身體也流下冷汗來,陽從浴室走出便遇到夜,夜看到陽的臉色有點差,就上前關心。

夜:陽,你沒事嗎?臉色有點……
陽:不,沒事。只是有點……

  陽說到一半,身體忽然失去力氣,雙腳支撐不到身體的重量,整個人往前歪倒下去。

夜:陽!

  陽突然倒下,嚇得夜頓時呆了,當夜回過神來發現陽呼吸急速,額上不斷地流著汗,夜觸碰陽的手,手異常冰冷,心想:難道陽是發燒?
  夜慢慢扶起陽,腳步緩慢的往陽的床走去,讓他躺下在床上,蓋上被子,便急步往公共房間拿出藥箱,遞出退燒藥來,然後再到達廚房,馬上煮了熱烘烘的粥,拿到陽的房間。
  先用探熱器探陽的體温,40'c ,是高燒。夜馬上取了一些冰塊,泡在冷水中,再將毛巾泡於水中,取出便扭乾毛巾,放在陽的額上。這時,陽醒來,視線很快便捉到夜。

陽:夜……
夜:陽!你醒來了

  夜慢慢扶起陽坐在床,擦乾額上、脖子的汗珠

夜:我煮了粥給你,你先吃吧,然後再吃藥
陽:夜是在擔心我?
夜:這,當然吧!//

  陽輕撫摸了夜的頭髮,便吃下粥及藥,很快就睡了,夜也守在陽的旁邊照顧他,替他擦汗、換掉冰水。一段時間後,陽緩緩睜開眼,看見伏在身旁正睡著的夜捉緊自己的手,陽悄悄地坐起,輕吻了夜的髮。這時夜也醒了,看到精神好了的陽,立刻放下了心頭大石、鬆了一口氣。

陽:抱歉了,夜。讓你擔心
夜:陽……真的嚇壞我了,突然倒下,又……

  陽用吻打斷了夜的說話,夜的眼睜大了,眼前看到的是那迷人的紫水晶般瞳孔,夜呆了呆,好像還未弄清狀況。

陽:抱歉,夜……
夜:下次別再讓我擔心//
陽:嗯,明白了。夜能遞給我一杯水嗎?
夜:嗯

  夜站起倒下一杯水,遞到陽的手中

陽:夜可餵給我喝嗎?嘴對嘴的
夜:誒?這…… //
陽:現在我可是病人,需要夜的照顧
夜://我明白了……

  夜喝下一口水,吻下陽的唇,把水送到陽的嘴裡,突然陽把舌頭伸入了夜的口中,與夜的舌頭纏綿,水也從夜的嘴角滑下來,陽把水喝乾後才把舌頭退出,把夜推倒在床上,在脖子附近落下了印。

夜:陽不是說你是病人嗎?為什麼……
陽:因為病人也需要活動
夜:誒!

  隔天夜便生病了,陽照顧他,究竟兩人又會發生什麼事呢?

陽夜的日常2

這算是妹子心血來潮的系列嗎?
內容也是簡短的,希望各位開心食用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夜:陽,你可以淋浴了

  夜從浴室走出來,手拿著黃色的毛巾擦乾頭髮,穿著一件白色的裇衫及灰色的睡褲,白色的上衣還若隱若現的露出夜粉紅的乳點,脖子流下還未擦乾的水滴,臉上泛起淋浴後的紅暈,看到這樣的夜,陽心中不禁泛起不懷好意的念頭

陽:夜,你過來,坐在這裏

  陽向夜招手,手拍了拍自己前方的位置,指示夜坐下,夜便走到陽前方坐下

夜:陽,什麼……

  夜還未說完,陽便抱緊夜在自己的懷裡,淋浴後的夜散發著淡淡的柚子香氣

陽:夜,身體很香…
夜:這,這是淋浴乳的味道……

  陽在夜的脖子間嗅著味道,令夜的臉頰變得通紅起來,陽的頭髮在夜的脖間滑過,讓夜感覺到無比痕癢,身體不其然往後退,可是陽把夜更用力的摟抱著

陽:不可以的夜,不可逃走的……

  陽用公主抱抱起夜到床上躺下,把自己的上衣脫下,俯下身深吻了夜,可是夜馬上把陽推開

夜:陽,你還未淋浴…
陽:夜…因為…事後可以一同淋浴…
夜:誒!等…陽…

  結果兩人事後便一同淋浴,身上都散發著淡淡的柚子香氣…

陽夜的日常1

內容十分簡短,是妹子心血來潮所作的
希望各位開心食用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從公用房間裡傳來一些聲音,被剛經過的新聽到,好奇的新便把耳朵靠近門聽。(乖孩子千萬不要學呀)

夜:呀~不要…這裏…
陽:夜別亂動,忍耐一會,放鬆點,很快結束
夜:但,呀……
陽:夜,我要來了……
夜:不,我還未,呀…好痛…
陽:嗯……很快便不痛,放鬆……
夜:陽,好痛……慢一點……
陽:不可……
  新從房門外聽到他們兩人的對話,禁不住好奇心悄悄地打開了門縫,看到的是…

陽坐在沙發上,夜就躺在陽的旁,陽捉著夜的腳正按摩,原來是夜剛練完舞蹈雙腳肌肉痛,陽便替夜放鬆肌肉,新心裡突然泛起了被欺騙的感覺…

2.14情人節

*陽夜

立即開始

——————

  今天是2月14日一年一度的情人節,今日的月之寮跟往日氣氛相比較熱鬧。

夜:陽
陽:夜
陽:夜,你先講
夜:嗯,陽情人節快樂!送給你的

  夜遞給一盒綁上紅色蝴蝶結,正方型的小盒子,散發着淡淡、甜甜的朱古力味,陽接過朱古力。

陽:這是人情還是本命朱古力?
夜:誒

  夜被陽這突如其來的問題嚇到,臉也馬上變紅了,低下頭輕聲地說出。

夜:是…本命…朱古力…

  陽解開盒子上的蝴蝶結,取出一顆心型的、表面灑上朱古力粉的朱古力放入口中,抬起夜的下顎,吻了下去,陽把自己口中的朱古力用舌頭推到夜的口中,兩人的口腔內充滿濃郁的百利酒朱古力味,彼此的舌頭互相在纏綿。夜的臉愈來愈通紅,嘴角滑下一行溶化了的朱古力,朱古力在口中全溶化後,陽才退出他的舌頭,舔了舔唇。

陽:這原來是酒心朱古力,多謝款待

  陽轉身往自己的房間走去,夜還呆滯在原地,一、二、三秒才回過神來,喊着陽的名字往房間跑去。

夜:陽///

  夜也跑到陽的房間,打開房門,房裡竟空無一人,“陽不是返回了自己的房間嗎?”夜這樣想。他步前了幾步進入房間,可是他不知自己已墮入陽的陷阱中…
當夜進入房時,突然門(啪)的一聲關上,燈也被關掉,四周漆黑一片,夜感覺到背後有人的氣息,一雙溫暖如太陽的手從後擁抱他。

夜:是陽嗎?
陽:噓…別出聲…

  房間徘徊着安靜的氣氛,寧靜的環境讓夜只聽見自己心臟撲通撲通地很快跳動,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如此強烈跳動,夜的臉再次泛起緋紅色的嫣紅。

陽:夜,你的心跳很快,緊張嗎…

  陽在夜的耳旁用帶磁性的聲音說,雙手開始解開夜胸前的襯衫紐子,一顆、二顆…

夜:陽!你,你在做什麼!///
陽:我買了一套服送給你,想讓你穿上給我看
夜:那我可以自行更換///
陽:不,我想替你更換

  陽脫下夜的襯衫跟休閒褲,更換了另一件的衣服。這時,夜忽然覺得下身有點涼颼颼,陽按下了燈的開關,燈開了。房間立刻光亮起來,在鏡前的夜換上的是套羞恥度極高的衣服。

夜:陽!這,這是什麼!///
陽:很適合你呀,夜,女.僕.服
夜:才不適合呀!///

  夜用手拉下那裙子,臉紅得像蘋果一樣,令人欲罷不能。陽步往前,把頭埋在夜的頸部,落下了一個屬於陽的尊屬印記,輕輕的輕咬了一口…

夜:呀~
陽:夜好像紅蘋果般可愛,令我不由自主地咬下一口…吶,現在我想要更多…

  微風吹起窗簾,月色朦朧,疏星朗朗。陽用公主抱抱起夜到床上,度過了充滿性欲的一晚…